激賞村官當公務員是塞給大學生的“奶嘴”
2009-04-16 00:00:00   來源:   作者:胡安東   點擊:

    “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,好象早晨八、九點鐘的太陽”。這句流行了幾十年的寄語,似乎不那么符合近年來大學生的前景路線圖。一句網上留言更是這樣調侃大學的四年生活:“眼睛一閉,鎖進溫箱;眼睛一睜,工作沒了”。

  然而,在大學生畢業生嚴峻的就業形勢下,仍有一座獨木橋可供這些年輕人爭相擁擠,且政府似也將其作為大學畢業生實現“第二就業”的強力補充。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負責人日前透露,首都三年來已招聘大學生村官8000余人。從今年起,政府還將拿出一定數量的公務員崗位,面向合同期滿大學生村官的定向招錄(4月15日《京華時報》。這就意味著,有相當一部分本來是鄉鎮事業編制的村官,將華麗轉身為公務員,甚至有可能脫離村官崗位赴更高層級的政府部門工作。

  先別說搭建這塊“跳板”,是不是構成了對公務員考試和錄用的不公平?能不能完成農村基層組織向城市行政管理專業轉換的無縫對接?而是這些剛剛熟悉村官事務的年輕人在很短時間里就被調離崗位,會不會又成為一種新的行政資源浪費?

  當下,不怕當中國的九品芝麻官,已然成了大學畢業生的追捧。一些大學生在大二、大三時就設置了從村官到機關的從政路線。于是,在校入黨,擔任班干部的所有經歷,莫不為趟平這條道路而服務。在這樣的人生規劃和指導思想下,大學畢業生非但沒有學到建設新農村所需的專業知識,反倒沾染了不少官場的游戲習氣。可以說,這些潛意識的影響,不僅消融和稀釋了大學畢業生的創業熱情,也培養滋長了在校大學生的投機心理。

  更值得商榷的是,政府為那些年輕村官搭建出的這條公務員通道,并非是一條人力和行政資源節約的捷徑。由于大學畢業生對農村基層組織的適應了解,要比土生土長的基層干部花更多精力和成本。因此只是讓他們在農村“蜻蜓點水”一下,不僅耽誤了他所在村,在現實中的經濟發展,也可能使整個村在今后的定位、發展上出現裂痕。這一點,我們已經從許多大學生村官的急功近利中看到了端倪。

  大學生村官的前途在哪里?從眼下看,應該有另外三條相對穩定且能避免“鍍金”的出路:一是在五到十年的村莊中長期規劃中,為農場基層組織的改革創新及民主自治管理趟出一條新路,探索出一些經驗;二是在參與創辦農民專業合作社和現代農莊中有所收獲;三是在新農村建設公共服務體系中,如自來水改善、農舍排污、建筑節能、社區服務方面發揮作用,而非把熱情投入到村官日常應付檢查,招商引資的噱頭上。

  選拔村官到農村服務不是權愈之計,不是一種變相激賞。要讓村官真正發揮其所長,必須在培養模式上加以改變。也就是說,送往農村的大學畢業生不應是“帥”和“仕”,而應是“士”和“卒”;不應是農村的匆匆過客,而應是在農村長期扎根的主人。

  如果村官只是通過這塊“跳板”,豐富了從政的經歷,填寫了“候補官員”的簡歷。那么塞給這些年輕人的,無非是又一只嗷嗷待哺的“奶嘴”。

相關熱詞搜索:村官時評

上一篇:大學生村官不應成為特殊公民
下一篇:大學生村官工作半年當選代表為何遭質疑

動態詳情

激賞村官當公務員是塞給大學生的“奶嘴”

時間:2009-04-16 00:00:00

    “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,好象早晨八、九點鐘的太陽”。這句流行了幾十年的寄語,似乎不那么符合近年來大學生的前景路線圖。一句網上留言更是這樣調侃大學的四年生活:“眼睛一閉,鎖進溫箱;眼睛一睜,工作沒了”。

  然而,在大學生畢業生嚴峻的就業形勢下,仍有一座獨木橋可供這些年輕人爭相擁擠,且政府似也將其作為大學畢業生實現“第二就業”的強力補充。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負責人日前透露,首都三年來已招聘大學生村官8000余人。從今年起,政府還將拿出一定數量的公務員崗位,面向合同期滿大學生村官的定向招錄(4月15日《京華時報》。這就意味著,有相當一部分本來是鄉鎮事業編制的村官,將華麗轉身為公務員,甚至有可能脫離村官崗位赴更高層級的政府部門工作。

  先別說搭建這塊“跳板”,是不是構成了對公務員考試和錄用的不公平?能不能完成農村基層組織向城市行政管理專業轉換的無縫對接?而是這些剛剛熟悉村官事務的年輕人在很短時間里就被調離崗位,會不會又成為一種新的行政資源浪費?

  當下,不怕當中國的九品芝麻官,已然成了大學畢業生的追捧。一些大學生在大二、大三時就設置了從村官到機關的從政路線。于是,在校入黨,擔任班干部的所有經歷,莫不為趟平這條道路而服務。在這樣的人生規劃和指導思想下,大學畢業生非但沒有學到建設新農村所需的專業知識,反倒沾染了不少官場的游戲習氣。可以說,這些潛意識的影響,不僅消融和稀釋了大學畢業生的創業熱情,也培養滋長了在校大學生的投機心理。

  更值得商榷的是,政府為那些年輕村官搭建出的這條公務員通道,并非是一條人力和行政資源節約的捷徑。由于大學畢業生對農村基層組織的適應了解,要比土生土長的基層干部花更多精力和成本。因此只是讓他們在農村“蜻蜓點水”一下,不僅耽誤了他所在村,在現實中的經濟發展,也可能使整個村在今后的定位、發展上出現裂痕。這一點,我們已經從許多大學生村官的急功近利中看到了端倪。

  大學生村官的前途在哪里?從眼下看,應該有另外三條相對穩定且能避免“鍍金”的出路:一是在五到十年的村莊中長期規劃中,為農場基層組織的改革創新及民主自治管理趟出一條新路,探索出一些經驗;二是在參與創辦農民專業合作社和現代農莊中有所收獲;三是在新農村建設公共服務體系中,如自來水改善、農舍排污、建筑節能、社區服務方面發揮作用,而非把熱情投入到村官日常應付檢查,招商引資的噱頭上。

  選拔村官到農村服務不是權愈之計,不是一種變相激賞。要讓村官真正發揮其所長,必須在培養模式上加以改變。也就是說,送往農村的大學畢業生不應是“帥”和“仕”,而應是“士”和“卒”;不應是農村的匆匆過客,而應是在農村長期扎根的主人。

  如果村官只是通過這塊“跳板”,豐富了從政的經歷,填寫了“候補官員”的簡歷。那么塞給這些年輕人的,無非是又一只嗷嗷待哺的“奶嘴”。
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 188比分直播吧篮球比分 齐齐哈尔麻将下载 广东11选5 广西快乐十分 快乐10分 3d专3d专家预测最 11选5开奖结果江 500wan篮球比分 电竞比分网手机 500比分完整即时比分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号 福彩3d太湖字谜乐彩网 甘肃麻将怎么码牌 002556股票分析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组 哈尔滨麻将听牌规则